凯里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全国新设6个自贸区之后,广东自贸区该怎样当好开放“头雁”?

www.plantryweb.com2019-09-13

原标题:魏建国:在国内建立六个新的自由贸易区后,广东保税区应该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头鹅”?

最近,国务院正式批准在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和黑龙江建立六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加上这些新成员,中国建立了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以说是强大的。

自由贸易试验区越来越多,新一轮对外开放正在加速。很多人关心广东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它可以发挥什么重要作用?为此,我有机会采访商务部前副部长魏建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席等权威专家,进行分析。

“广东人民具有大胆,大胆的审判和独立改革的精神。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具有非常特殊和不可替代的地位。”魏建国总结说,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应该敢于承担“头鹅”的使命。我们将继续在开拓与港澳台合作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以“高端制造+现代服务”为突破口 - 质量发展。

我国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已从“带头”走向“万马奔腾”

截至2019年8月26日,中国已经建立了5批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第一批(1):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于2013年

第二批(3):2015年在广东,天津,福建等地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

第三批(7):2017年,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

第四批(1):海南自由贸易区成立于2018年

第五批(6):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于2019年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形成了从一匹马到第一条,从海岸到内陆,从东到东,西,南,北的格局。”魏建国在接受该公司采访时表示,这表明中国是全方位的。横向和多领域的开放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魏建国说,在当前全球经济复苏和国际贸易摩擦频繁的情况下,中国仍然坚持改革开放。今年是改革开放的密集政策的一年。几乎每两周都有一项重大政策。接下来,将有海南自贸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带一路”,以及与世博相关的开放政策。

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效应继续溢出。在过去六年中,自由贸易区共形成了202项制度创新,这些创新已在不同规模上得到推广和推广。

中山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所副所长毛燕华告诉公司,中国启动了第五批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主要传达了两个信号。一方面,中国当前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制度机制的创新。有必要通过体制创新和深化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改革来激发优质发展的内生力量。另一方面,有必要通过自由贸易试验区探索和构建一个新的开放经济体系,以进一步促进高水平的开放。

广东有一个独特的优势,肩负三大使命

广东在国家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体系中的协调定位是什么?这有什么特别之处?

“广东自由贸易区有一个非常特殊和不可替代的地位。”魏建国向局长指出,虽然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数量正在增加,但广东的地位和作用并不普遍。相反,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还承担了三项重要任务。

首先,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的建设将继续在与港澳台开放合作中发挥“头雁”和“指点兵”的作用。 “全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是'野鹅',广东就像'头鹅',它有很好的基础引领开放式创新。”魏建国认为,40多年前,改革开放开始了在广东,并通过广东,中国逐步开放。全球渠道已进入国际市场。今天,广东也为广东,香港,澳门大湾区的建设带来了重大的历史机遇。自由贸易试验区应该像改革开放初期一样,继承改革开放的精神,敢于先行,继续引领发展。特别是在与港澳台的开放合作中,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具有独特的优势。

其次,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将在推动“一带一路”融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为了连接东西,我们必须向四面八方打开海陆空通道,连接”一条带“和”一条道路“,创造一个”圆圈“。广东是连接圈子的最重要的枢纽点“。魏建国说。他引用了企业“走出去”的例子。他可以借鉴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金融+公司”方式,让金融机构干预大陆企业和项目的“走出去”,减少“一带一路”沿线企业。投资和贸易风险。

三是促进高端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深度融合,率先抓住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更乐观地认为广东将率先取得高质量的发展成果。自由贸易区是一个重要的突破。”魏建国指出,广东拥有全国乃至世界上最完整的制造体系和产业链。广东保税区的优势可以轻松实现“高端制造+现代服务”的深度整合,而其他自由贸易试验区则无法实现。

毛艳华也对材料兄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目前正在为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建设开放型经济开放区,高层开放门户和“两区一中心”。示范区,这是为了实现中国的高品质发展和高度。水平打开道路。

接下来,广东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将集中在这三个方面。

那么,下一步,需要加强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其他方面,以更好地完成这些任务?根据专家的意见,兄弟俩总结了三个关键词。

首先是“协调”。

“如果你想让火车快速行驶,每一个轮子都必须努力工作。广东,香港和澳门大湾区的短板还没有完全开发。自由贸易区应该探索解决这个问题的道路。”魏建国用一个生动的比喻。它说明了协调的重要性。他认为,未来我们应该更加关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推动和辐射作用,不断优化省,广东,香港,澳门的商业环境,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规模企业和民营经济,促进粤东,广东,广东地区的协调发展。

毛艳华建议以制度创新为核心,重点关注投资,贸易,金融,政府职能转变,事后监督,法治环境六个方面,并在国际标准中进行更为根本的改革和创新。形成一个系统。性系统。

其次是“人才”。

魏建国说,不仅要吸引科技,制造业和实体经济中的“硬才”,还要吸引专业,服务,虚拟经济中的“软人才”;我们不仅要吸收当前工业发展所需的人才,还要为未来的新兴产业寻找潜在的人才;我们不仅要引入更多符合国际人才需求的政策,还要加快现有政策的实施。

最后,它是“城市群”。

“广东保税区应该进一步探索,推动粤港澳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竞争力的形成。”魏建国认为,未来的全球竞争最终是城市群的竞争。广东,香港和澳门是最具有实力和最大机会为全球城市群建立基准的地区。鉴于目前大湾区发展的体制和制度障碍,自由贸易试验区应主动尝试形成一条完整的生态链,并将其推广到整个大湾区城市群。

毛艳华认为,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应着眼于开放的使命,立足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开放经济优势,开发与开放相关的新格式,探索和解决城市群内知识产权保护和相互承认标准的问题。等问题,帮助城市群产业转型,开发新格式和新模式。

(编辑:车克梦,杨澜)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