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预亏40亿至50亿元!锦州银行业绩“变脸”,引入战投盼转机

www.plantryweb.com2019-09-19

在2018年的年度报告“甜蜜”的144天后,锦州银行交出了一个暗淡的答案。

最近,锦州银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宣布,预计2018年净亏损约40亿至50亿元人民币,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约5亿至10亿元人民币。 p>

“虽然预计情况会很糟糕,但仍然出乎意料。”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

截至8月23日,锦州银行的股票仍处于停牌状态。

对于一个城市商业银行来说,损失50亿元是什么意思?将来,这家银行可以重新焕发活力吗?

根据锦州银行发布的盈利预警,该行预计2018年净亏损40亿至50亿元;预计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5亿至10亿元人民币。

由于亏损原因,锦州银行表示,主要由于资产质量下降和不良资产余额增加以及IFRS 9(IFRS 9)的实施,预期损失模型被用于增加应计金融资产。准备价值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同时,锦州银行还表示,公告中包含的信息仅基于董事会对现有信息的初步评估,尚未经审计委员会或外部审计师确认。预计2018年度业绩公告将于8月底及之前公布。 2019年中期业绩公告。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锦州银行业绩公布及审计师“失控”一再拖延,预计经营业绩不佳,但亏损幅度过大。

“锦州银行半年亏损高达40亿至50亿元是非常意外的。可以说它的损失非常严重,银行业也很少见。”银行业高级分析师《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

根据披露数据,锦州银行上市多年后的表现表现良好。 2017年,实现净利润约90.9亿元。 2018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约43.4亿元。但在那之后,表现已经大大扭转了。

那么,如何量化40亿至50亿元的损失?

在这方面,萨克斯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苏轼告诉记者《国际金融报》“银行的净损失40亿元对于银行来说是不是太多了?是否属于锦州银行的范围,需要与其历史表现一起衡量。如果过去表现强劲,家庭富裕,那么它就不会达到破产的边缘,只会受到伤害。“

在资产规模方面,锦州银行是仅次于盛京银行的辽宁省第二大城市商业银行。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行共有机构237家,总资产748.4亿元,贷款总额2482亿元。总存款为3516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锦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从2013年到2017年,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7%,0.99%,1.03%,1.14%和1.04%。 2018年上半年,锦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26%,较2017年底上升0.22个百分点。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的说法,锦州银行的业绩在半年内从43.4亿利润变为亏损40亿元至50亿元人民币,这可能与其不良资产的快速增长有关。 “锦州银行在所谓的非标准资产的金融投资中投入了大量资产。当市场发生变化并且监管规则发生变化时,这种高风险,高收益的资产突然爆发。它的盈利能力完全逆转了。“

在经历了许多艰辛之后,锦州银行似乎迎来了“黎明”。在当地政府,保险银行和中央银行有关部门的支持下,锦州银行于7月底成功引入了三名新的战略投资股东。

7月28日,工商银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和锦州银行发布公告,宣布与股份转让有关的事项。

中国工商银行表示拟投资工银投资不超过30亿元转让锦州银行内资股,占锦州银行股份总数的10.82%。中国信达表示有意转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锦州银行普通股总股本比例为6.49%;长城资产表示,最近与锦州银行部分股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拟转让部分锦州银行股份。

然后,锦州银行的顶部也出现了一轮“大变血”。据悉,锦州银行前总裁刘伟因个人健康原因辞职,并在中国工商银行工作了25年以上,“老将”郭文峰是新任总裁。教练公告发布仅三天后,辽宁银宝监察局迅速批准了郭文峰的资格。与此同时,锦州银行的几位高级管理人员也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其中包括两位副行长杨卫华,康军,以及首席财务官于军。

“实际上,工行派出核心人才担任锦州银行董事长是不可能的。”新旺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伟告诉记者《国际金融报》,锦州银行最重要的是重塑它。公司治理制度“虽然重要的是从战略投资者那里获得资金来补充资金来解决迫切需要,但如果'黄金大师'只给钱,角色不大,就要给两者兼顾资金和人才。真正帮助他们真正实现长期发展。“

在行业看来,锦州银行三大股东的背景也可以看作是监管部门的良好意图。据《国际金融报》报道,记者了解到,中国信达和长城资产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收购和处置金融不良资产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其中,长城资产做过许多经典案例,包括ST东升,盛运环保和超级日债。

“可能的后续行动是资产管理公司将增加认购股份,同时投资购买银行的高风险资产。价格上涨和不良资产的价格将被确定以公司的实际资产和市场化的形式。“中泰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戴志峰表示。

此外,锦州银行在公告中还表示,该行董事会认为,工行投资,信达投资和中国长城资产投资将进一步提升银行的公司治理和管理以及抗风险能力,并将推动该银行的未来发展。银行。发展。

许多业内人士同意处理锦州银行的风险。

“结合过去的经验,锦州银行的处置方法可以说是最优的,并有可能成为后期处理高风险机构的主流方式。”董希贞指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监管部门对高风险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也采取了几种模式和不同的方法。例如,海南发展银行的处理方式是破产清算,宝商银行采取行政收购,但锦州银行的处置方式是相对市场化的。

“与其他方式相比,中国工商银行引入金融投资者的方式也充分考虑了其作为上市银行的影响,并考虑了当地的经济模式和银行的具体困难,以便更加积极稳定。这将有助于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的传染性和对市场情绪的影响,并更好地维持它。金融稳定和社会稳定。“董希昭表示,在监管部门召开的上半年工作会议上,他还谈到了高风险金融机构未来的处置,尽可能合并重组,这也体现了监管部门的态度。

“随着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推进,一些金融机构和产品积压风险的清理是不可避免的,但监管者掌握风险管理的力度和节奏,顺利有序的风险解决态度也是如此。非常明确。后续金融业的整体风险可以控制,系统性风险爆发的可能性很低。“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表示。

在受访者看来,锦州银行和承包商银行的事件也反映了中小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生态困境:存储能力薄弱,内部控制水平低,飙升不好,严重依赖于此行业,成本高。

着名金融评论员李凤文认为,首先,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应该不断改善公司治理。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公司治理一直困扰着中小银行的标准化发展。完善有效的公司治理正是中小银行最基本的核心竞争力,也是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其次,商业银行应当依法谨慎运作。这不仅是银行预防和控制风险的先决条件,也是良好发展的基础。因此,银行不仅要避免“赛马”式的盲目扩张,而且要停止激进的规模发展,还要把风险防控作为重中之重,抓紧细节,除了改善建设外内部控制制度,严格管理,发挥各方面的制衡作用,使遵纪守法真正成为银行的生命线。

第三,要进一步探索和完善银行存款处理机制。目前,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市场化机制不断完善,公众对金融机构的破产有了新的认识。

财政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于7月19日召开时,也强调要做好金融改革,发展和稳定工作具有重要意义。把握风险的力度和节奏,坚持防范和化解风险,促进高质量发展,及时化解中小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风险,坚决阻止风险的传播和蔓延。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金融体系内部功能的完善,形成实体经济供给体系,需求体系和金融体系之间的良性循环。

(国际金融报记者马家新)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