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被同学扔下四楼男生已苏醒!其父:没听说儿子是校霸,家庭困难

www.plantryweb.com2019-10-23

原始标题:被四楼的同学扔下来的男孩醒了!父亲:我还没听说过我的儿子是暴君,家庭有困难

9月16日上午,广西省河池市都安县一所中学的一名学生将同学们从四楼教学楼放下。这一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9月24日,《子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倒下学生的父亲魏先生,以了解此事。

跌倒的学生被唤醒,

但是目前在重症监护室

9月16日上午,黄某是广西河池市段县一所中学九年级学生,导致八年级学生魏从教学楼四楼跌落。根据监视视频,事件发生时,一些学生聚集在走廊上。魏某从建筑物上摔下来后,黄某看向楼下,转身离开了。

根据当地教育局在9月23日凌晨9月16日晚8:40发布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多安教育”,黄与魏发生了争执。引起事件的发生。事发后,学校组织受伤的魏某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然后,在同一天的13点,他被转移到广西人民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并支付了一些医疗费用。魏某清醒,黄被公安机关拘留。

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宣布对此事进行调查。

魏的父亲魏先生告诉《子牛新闻》记者,事发的那天是星期一,孩子的母亲把孩子送上学,回国后不久,她接到学校的电话,得知那孩子出了事故。卫某确实醒了,但他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有多个器官受损和多个骨折。 “当意识好坏时,医生建议不要与孩子多说话。”魏先生说。

父亲:没有听老师和同学的反映,他们的孩子是校长

先生。魏说,他对自己的孩子是一名校长的想法感到非常难过。

先生。魏告诉《子牛》记者,他最近在互联网上经常看到一些谚语,说他的孩子是一个暴君,经常欺负其他学生。犯罪者黄某也是恶霸之一。甚至缺乏尴尬的声音,说他的孩子“该死”,而肇事者“扔得很好”等等。

“这些话使我非常难过,我的心也很累。”魏先生说,没有听说过孩子的老师和同学报告说,他们的孩子在学校欺负其他学生。 “犯罪者以为他们已经受了很长时间的欺负。那么为什么犯罪者的父母不认识老师?”魏先生向子牛新闻记者透露,一些网友说,魏先生校园欺凌的消息是由老师发布的,但他和学校领导通过了,学校对此说法予以否认。

“肇事者从我儿子后面伸出一只手,毫不犹豫地将其扔下。这种行为本质上是人类的!”魏先生说他的孩子是受害者。 “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停止讨论。要公平对待事件。”

家庭经济困难,通过网络筹集10万元

根据魏先生的记忆,受害人的母亲黄在南宁医院住了两个晚上,但魏先生认为黄的母亲无能为力,并建议黄的母亲。回家筹集资金。之后,魏接到黄妈妈的电话,得知她没有筹集资金。

先生。魏告诉《牛子报》记者,他的家庭经济状况也很困难,是一个贫困家庭。魏先生共有四个孩子,其中三个是学生,魏先生的妻子和第二个孩子都没有收入,全家的月收入大约为3,000元。遇到麻烦的魏是家庭中最小的一个。

先生。魏介绍,孩子的治疗费是学校的3万元,肇事者家属在事故发生当日支付了1.5万元。魏先生为治疗水滴中的儿童筹集了资金。目前,他已筹集10万元人民币的目标,并已停止筹款。 “如果随访中有补偿,并且补偿金额足以支付医疗费用,我愿意将筹集的资金撤回至筹款人手中。随访会议将被送往患者医院进行随访-治疗。”魏先生在水滴养育中的承诺。

子牛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犯罪者黄的母亲,但没人接电话。子牛记者还拨通了魏和黄入学的中学。对方听说是记者,然后挂断电话,则无法接通电话。自发布之日起,子牛新闻记者致电教育局发布了事件通知,并且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被同学扔掉的同学都醒了!父亲:我还没听说过我的儿子是暴君,家庭有困难

2019-09-26 05:53

Source : You Fish Tour

原始标题:被四楼的同学扔下来的男孩醒了!父亲:我还没听说过我的儿子是暴君,家庭有困难

9月16日上午,广西省河池市都安县一所中学的一名学生将同学们从四楼教学楼放下。这一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9月24日,《子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倒下学生的父亲魏先生,以了解此事。

跌倒的学生被唤醒,

但是目前在重症监护室

9月16日上午,黄某是广西河池市段县一所中学九年级学生,导致八年级学生魏从教学楼四楼跌落。根据监视视频,事件发生时,一些学生聚集在走廊上。魏某从建筑物上摔下来后,黄某看向楼下,转身离开了。

根据当地教育局在9月23日凌晨9月16日晚8:40发布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多安教育”,黄与魏发生了争执。引起事件的发生。事发后,学校组织受伤的魏某被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然后,在同一天的13点,他被转移到广西人民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并支付了一些医疗费用。魏某清醒,黄被公安机关拘留。

目前,当地警方尚未宣布对此事进行调查。

魏的父亲魏先生告诉《子牛新闻》记者,事发的那天是星期一,孩子的母亲把孩子送上学,回国后不久,她接到学校的电话,得知那孩子出了事故。卫某确实醒了,但他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有多个器官受损和多个骨折。 “当意识好坏时,医生建议不要与孩子多说话。”魏先生说。

父亲:没有听老师和同学的反映,他们的孩子是校长

先生。魏说,他对自己的孩子是一名校长的想法感到非常难过。

先生。魏告诉《子牛》记者,他最近在互联网上经常看到一些谚语,说他的孩子是一个暴君,经常欺负其他学生。犯罪者黄某也是恶霸之一。甚至缺乏尴尬的声音,说他的孩子“该死”,而肇事者“扔得很好”等等。

“这些话使我非常难过,我的心也很累。”魏先生说,没有听说过孩子的老师和同学报告说,他们的孩子在学校欺负其他学生。 “犯罪者以为他们已经受了很长时间的欺负。那么为什么犯罪者的父母不认识老师?”魏先生向子牛新闻记者透露,一些网友说,魏先生校园欺凌的消息是由老师发布的,但他和学校领导通过了,学校对此说法予以否认。

“肇事者从我儿子后面伸出一只手,毫不犹豫地将其扔下。这种行为本质上是人类的!”魏先生说他的孩子是受害者。 “我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停止讨论。要公平对待事件。”

家庭经济困难,通过网络筹集10万元

根据魏先生的记忆,受害人的母亲黄在南宁医院住了两个晚上,但魏先生认为黄的母亲无能为力,并建议黄的母亲。回家筹集资金。之后,魏接到黄妈妈的电话,得知她没有筹集资金。

先生。魏告诉《滋牛报》记者,他的家庭经济状况也很困难,是一个贫困家庭。魏先生共有四个孩子,其中三个是学生,魏先生的妻子和第二个孩子都没有收入,全家的月收入大约为3,000元。遇到麻烦的魏是家庭中最小的一个。

先生。魏介绍,孩子的治疗费是学校的3万元,肇事者家属在事故发生当日支付了1.5万元。魏先生为治疗水滴中的儿童筹集了资金。目前,他已筹集10万元人民币的目标,并已停止筹款。 “如果随访中有补偿,并且补偿金额足以支付医疗费用,我愿意将筹集的资金撤回至筹款人手中。随访会议将被送往患者医院进行随访-治疗。”魏先生在水滴养育中的承诺。

子牛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犯罪者黄的母亲,但没人接电话。子牛记者还拨通了魏和黄入学的中学。对方听说是记者,然后挂断电话,则无法接通电话。自发布之日起,子牛新闻记者致电教育局发布了事件通知,并且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转载自原始文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先生。魏

韦某

黄某

子牛新闻

肇事者

阅读()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